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弱特征化下的典当该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7-05-23 09:19:36


  典当在我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行业,也是中华法系保存的比较完整的法律制度,本土传统色彩浓厚,规则、惯例、模式的影响力较现代法律制度来说更具有群众基础,普适性和理解性更强。新中国建立后,典当业一度作为旧制度的落后产物而销声匿迹。自2004年商务部和公安部联合制定并施行《典当管理办法》后,典当业借助融资渠道的多样化大趋势迅速发展,特别是在2010年以后,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业务量迅速达到千亿级规模。大规模化随即引发典当纠纷的高发,洪峰式的案件开始进入司法程序,由于典当缺乏基础性的法律支持,与现行的担保法、物权法又存在原则上的冲突,再加之相关行政部门的不予认同,引发出了类型多样的法律问题。 

   在各类法律问题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典当的法律性质。在市场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物的重复利用功能开始急速弱化,传统的典当业务几乎萎缩到只剩下撑起典当名称的地步,典权的特征消失殆尽,营业质权似有似无,夹杂着担保、抵押的借贷大行其道,典当存在特征弱化和边界模糊化的倾向,但触及的范围却出现漫浸式发展,有学者甚至开始使用典当异化的概念。除此之外,不动产的抵押典当、综合费的法律依据、绝当赎当问题、当物的处理问题、当票的性质问题、典当合同问题、当物交付问题、典当行的扩展经营问题等开始不同程度考验着司法者的衡平理念和法律抉择。 

   典当的这种弱特征化和漫浸发展,是典当的灭亡还是典当的重生,典当该何去何从,是一个需慎重对待的问题,特别是在法律层面。 

   1、丧失特征的典当有无存在的必要。在不区分典卖、典当、典权的情况下,典的核心特征就是用益物权,对不动产的占有使用,对动产的占有收益,在绝当时对物的直接处分,强调的是物的充分使用,其体现的担保的性质是及其微弱的的,或者说是附属产物,而现在的典当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担保性质的借款,抵押、质押的性质鲜明,不强调物的利用,追求的就是债权的保障。有学者主张按照合同关系来处典当,将典当性质债权化,其实就是完全舍弃了典当的物权性。我认为这种观念不合适,同类化即意味着缺乏存在的基础,将典当看做是单纯的合同关系,必然导致法律关系和混乱。比如需不需要合同法的大帽子,是否参考借款合同,最高院关于民间借贷的解释是否适用,如何评价综合费的合法性。所以典当要生存,必须找回物权的特征或者塑造新的物权特征。 

   2、典当的塑身。当代的典当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旧有的特征完全弱化,作为一个融资的辅助平台,典当业开始了新的扩张和规则塑造。向金融行业靠拢,同时大范围扩展业务方向,多种经营,混杂经营。传统、固化地定性典当不具有时代性和社会性,典当必须塑身,塑造新的物权特征,其核心就是典当物的处理,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1、小件物品。鉴于短时急用款项的需求,小件物品的典当在现实中较为普遍,对于该类物品,应赋予典当行直接处理权,在绝当时能够直接变更所有权,典当的优势在于便捷和保障,其中便捷是其根本,如果典当要有所突围,必须让法律接受便捷;2、可登记的动产,比如汽车、船舶,能否直接赋予所有权变更的权利,是一个需要认真衡量的问题。基本的原则是典当的公示,类似于抵押的公示,由登记机关进行典当公示登记,即设置一个新的登记类别。解决了公示问题以后,剩下的大问题就是流质禁止原则了,这个问题在第三项说明;3、不动产。禁止流质的基本出发点在于防止优势方利用优势地位形成对物的不合理处理,遵循的是民法的公平原则,在关系基本生存权的问题上,典当要想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很是艰难。需要解决两大难题,一是当物的价值评价问题,二是当物的优先级别问题,其中第二项是核心问题,目前对不动产的最高处理是抵押,而且抵押物的处理还牵涉到基本住房权,并不是所有的抵押物均能顺利变卖,将典当阶位高于抵押,需要更具有说服力的合法理由,显然,典当目前不具有这方面能力。 

   3、典当的规范化和法律化。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在基础法律方面需要根本法的修订,尤其是在动产当物的所有权变更方面。目前,物权法已经成型,并没有为典当预留位置,剩下的机会也只有民法总则的新修了,如果民法总则还是对典当爱搭不理,典当行业或许就无翻身的机会了,只能随着借贷案件的升降起伏渐渐融化消亡。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