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提交日期:2014-06-09 09:49:39
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
刑事裁判书
(2013)裕刑初字第00085号

公诉机关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检察院。

被害单位石家庄市东方热电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裕华区。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宋某某、李某,该公司职员。

被告人代某,女,1963年3月15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石家庄市桥东区,现住:石家庄市桥东区。2013年1月18日因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取保候审,同年12月2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检察院以裕检公刑诉(2013)4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代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于2013年3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世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代某到庭参加诉讼。因案情复杂,本案经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期审理三个月。审理期间,公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现已审理终结。

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石家庄东方热电集团有限公司诉石家庄北方地热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欠款纠纷一案,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北方地热”给付“东方热电”314万元及相应利息。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12日终审判决,维持原判。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时任“北方地热”法定代表人的被告人代某(后被追加为被执行人),通过转移、隐匿、变卖财产等手段,拒不执行判决、裁定:

1、2011年3月24日将其持有的全部“北方地热”股权无偿转让给代某甲。

2、“北方地热”在“石家庄国大御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简称“国大温泉”)”享有190万元的债权,2011年1月28日将其中的30万元支取后隐匿;2011年1月17日将其中的 80万元办消费卡后转至代某乙名下;2011年1月4日将“国大温泉”所付的4张转账支票计20万元分别背书转让至个体工商户“桥东区佳立建材经销中心”。

3、2012年4月10日使用虚假的身份信息将位于桥西区“联邦名都”的房产一套低价出售。

被告人代某主要辩称起诉的这些事有,但是有的是还债务,有的是发工资,不认罪。

经审理查明:石家庄东方热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热电”)诉石家庄北方地热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方地热”)欠款纠纷一案,本院于2010年5月14日判决“北方地热”给付“东方热电”314万元及相应利息,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8月12日终审判决,维持原判。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时任“北方地热”法定代表人的被告人代某(后被追加为被执行人),通过转移、隐匿、变卖财产等手段,拒不执行判决、裁定:

1、2011年3月24日将其持有的全部“北方地热”股权无偿转让给代某甲。

2、“北方地热”在“石家庄国大御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简称“国大温泉”)”享有190万元的债权,2011年1月4日将“国大温泉”所付的4张转账支票计20万元分别背书转让至个体工商户“桥西区佳立建材经销中心”, 2011年1月5日至28日将国大温泉所付的40万元支取后隐匿,2011年8月9日将国大温泉所付的 80万元消费卡后转至代某乙名下。

另查明,2006年被告人代某使用本人的照片持代某乙的户口本办理了假的代某乙二代身份证,于2007年2月10日以假的代某乙二代身份证以57万余元价格购买了位于本市桥西区礼让街36号联邦名都c-2-3204的房屋,又于2012年4月10日以假的代某乙二代身份证以80万元价格抵账转让给段某丙。

案发后,被告人代某给付东方热电款计25万元,转移至代某乙名下的80万元消费卡已给付东方热电;在被告人代某被逮捕后,被告人代某与被害单位达成和解协议,在给付被害单位100万元后,被害单位同意变更强制措施,作出有利于被告人代某的判决。

综上,被告人代某已给付东方热电款及消费卡共计205万元。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有:

1、被告人代某的供述:2001年北方地热与东方热电共同出资成立了石家庄东方热电地热开发处,在藁城陈家庄南开发地热井,经营期间双方都投入了资金(东方热电投资60%,我公司投资40%),2002年将开发的第一口地热井以900万元转让给了石家庄国大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3年我公司与东方热电签订《付款协议》,协议内容大概是:我公司付给东方热电本金加利润共380万元。2004年我公司支付了66万元,剩余314万元没给。东方热电于2010年将我公司起诉至裕华区人民法院,才有了欠款合同纠纷的事。2010年5月,裕华区人民法院判决结果内容大概是:我公司给付东方热电欠款314万元及利息,其他内容我记不清了。判决后我不服,就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了。2010年8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内容大概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院还说是终审判决。终审判决后,我给了东方热电2万元现金,因为我公司与东方热电有其他纠纷,于是我向省高院申请立案重审,后来裕华区法院从中调解,我与东方热电达成和解协议,我撤回了重审申请,按和解协议我履行了所有义务(2012年8月至10月我还款4万元),但东方热电没有再与我签订还款协议,后来我再没有资金。也没有能力给付东方热电欠款了。2010年5月14日,裕华区人民法院判决时,国大欠我公司190万元左右的地热井尾款、灵寿县地暖工程欠我公司40多万元欠款,法院判决后没查封我的公司。国大支付我公司的110万元现金都投到个人公司了;消费卡80万元我于2011年8月以还代卫红债务为由将消费卡过户到代某乙名下,后来被法院查扣了,现消费卡已过户给了东方热电抵欠款了……2011年3月24日,我将所持有的石家庄北方地热科技开发有限公司60%股份(股权300万元)无偿转让给代某甲了。2006年,我在裕华公安分局卓东派出所用我的照片、我妹妹代某乙的户口页办了一张身份证,期间找不到了,2007年我又补办了同样的一张身份证,后来找到了把这张身份证就给了我妹妹代某乙,补办的那张已被卓东派出所于2012年3月份收缴了。桥西区佳立建材经销中心是我妹妹代某乙委托我注册的,因为我欠代某乙钱,我想合作做生意还妹妹的钱, 2010年11月我用代某乙的身份证在桥西区工商局注册了“桥西区佳立建材经销中心”。后来我把国大偿还的110万地热井资金转入了佳立,我提现后还了妹妹一小部分,大部分我投入了行唐的农业项目……我用冒领代卫红的身份证购买了房产。2009年1月,我妹妹代某乙委托我买的联邦名都两套房产(C座2单元104室、3204室),出资人是我妹妹。

2、证人代某丁(代锦父亲)的证言:代某乙十几年没有回家了,代某乙与我的其他子女没有联系,我让其他子女找过代某乙,但都没有她的消息……我知道代某搞地热,但是公司的事我老伴不管,公章也没在我们这。

3、证人高某某(石家庄国大御温泉渡假村有限公司财务经理)的证言:我公司于2010年12月21日和北方地热科技、石家庄国大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经我们协商,由我公司支付北方地热190万元……190万元我公司已经付清了。我公司于2011年1月28日支付了30万元现金。另外北方地热于2011年1月17日向我公司出具了一份申请书,申请将欠款80万元办成酒店消费卡。我公司也办理了消费卡,共计8张,每张10万元,共计80万元,由北方地热的老板代某领走了。还有在2011年1月25日支付30万元。另外在2010年6月25日和2010年8月17日分别以30万元和20万支付了北方地热科技公司。以上共计190万元。

4、证人代某乙(代某妹妹)的证言,2006年我在深圳无法回来,我妈说有拆迁补偿,就让代某去照的照片,办的我的身份证。代某欠我150万元,就抵给我80万元消费卡。房屋是代某帮我办的,后我卖给代某的前夫,直接抵债了,我没有拿到钱。

4、和解书、关于履行和解协议书情况说明及笔录、撤销再审申请书、还款收据、执行立案移送审批表、执行申请书、执行依据、预售诉讼费附卷联、申请人资格证明、执行材料、民事裁定书、送达证、执行材料。

5、股东会决议(代某将所持有的石家庄北方地热科技开发有限公司60%股权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代某甲)、股东转让协议书(代锦将所持有的石家庄北方地热科技开发有限公司60%股权以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代某甲)、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章程修正案、承诺书、声明书、个体工商户变更登记申请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

6、转账支票、石家庄国大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记账凭证、中国建设银行转账支票存根(2011年1月4日国大温泉将4张5万元支票支付给北方地热,代锦将支票转让给桥西区佳立建材经销中心,2011年的1月5日、2 月21日国大温泉将2张5万元支票支付给北方地热,2011年1月28日国大温泉将30万元支票支付给北方地热, 2010年6月9日、2010年8月20日国大温泉分别支付给北方地热30万元、20万元)、北方地热出具给国大温泉的收条(2011年1月28日收现金30万元)。

7、北方地热向国大温泉提出的申请书(因我公司资金紧张,节前应付款较多,特申请将贵公司所欠工程款办成酒店消费卡,金额80万元整)、国大温泉出具的证明(北方地热在国大温泉抵账办理的消费卡,应持卡人要求,于2011年8月9日持卡人姓名变更为代某乙)

8、本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卓东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代某乙本人二代身份证系代某持代卫红的户口本冒名办理,代某乙二代身份证照片与代某二代身份证的照片为同一人的照片)、商品房买卖合同及房地产买卖契约(被告人代某于2007年2月10日以假的代某乙二代身份证以57万余元价格购买了位于本市桥西区礼让街36号联邦名都c-2-3204的房屋,又于2012年4月10日以假的代卫红二代身份证以80万元价格抵账转让给段某丙)、产权登记表。

9、公安机关出具的归案情况说明、被告人代某的户籍证明及现实表现等证据。

10、被害单位出具的收据及涉案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

被害单位的委托代理人对上述证据无异议。

被告人代某对证人代某丁的证言有异议,称我妈妈清楚,应该问我妈妈,不应该问我爸爸,没见过公章。

被告人代某提交的证据有:

1、东方热电债务纠纷证据5份,包括审计报告,收据、欠条、证明、协议书;

2、投放农业项目证据300份,2008年11月到2012年1月,数额200万以上,投入到行唐农业项目。

对于上述证据,公诉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代某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拒不执行的是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代某与东方热电债务纠纷与本案无关;终审判决在2010年作出,之前被告人的钱投入项目与本案无关;之后的钱不论投入到哪里,恰恰证明,其有履行能力,被告人应先履行法定义务。

对于上述证据,被害单位的代理人认为债务纠纷是民事纠纷,判决已经生效,被告人陈述不属于本案受案范围;国大温泉将钱交给北方地热,代某将钱投入个人农业项目,证明北方地热和代锦财产混同,北方地热和东方热电的债务纠纷,03年8月签订付款协议,双方债权债务已经确定,北方地热偿还东方热电380万,北方地热和东方热电已无债务纠纷。

另,2013年9月13日被告人代某向本院递交书面说明,表示认罪,请求宽大处理。

本院认为,被告人代某作为被执行人“北方地热“的法定代表人,在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后,将负有执行义务的“北方地热”公司无偿转让给他人,并将“北方地热”公司债权转移归其个人使用,造成北方地热与被告人财产混同,被告人代某有能力执行判决而拒不执行,并转移公司财产,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发后,被告人代锦自动投案,主动归还被害单位部分欠款,庭审后表示自愿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代某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左 书 旺

                      审 判 员 孙 全 鱼

                      人民陪审员 李 永 华        

         

          

                      二0一四年一月九日

         

         

                      书 记 员 武 荣 伟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法院